洞庭母亲湖 您当前位置:首页  >洞庭母亲湖 >正文

母亲湖的呼唤——来自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报告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0-16

“君昔来游可有胸吞云梦意,君今来游可是心波不动时?春自生,冬自槁,须知湖亦如人老。”这是清代诗人袁枚《过洞庭湖甚小》中的诗句,与历代吟咏我们的母亲湖壮观美丽的诗词相比,令人回味时不免心忧思远。

八百里洞庭,由东、西、南三个湖组成,其作为本底湖的东洞庭湖,面积最大,承纳湘、资、沅、澧“四水”,吞吐长江,南极潇湘,北通巫峡,自然湖滩保存量占到70%-80%,代表了洞庭湖的文化特征和生物特征。

以季节为坐标,万里迢迢在地球两端穿越的候鸟们,南繁北育,总是对东洞庭湖独有钟情,目前,在东洞庭湖已记录到鱼类114种,水生动物68种,野生水生植物400余种,鸟类316种。占全球野生种群数量60%的小白额雁,把这里当成了全球最喜欢的越冬地。东洞庭湖被列入世界重要湿地名录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同时也被誉为“长江中游的生态明珠”、“拯救世界濒危物种的主要希望地”、“世界生物基因宝库”,引起了全球的广泛关注。东洞庭湖保护区与世界组织联合先后发表了《岳阳宣言》和《洞庭湖宣言》,号召全世界共同保护湿地,确定了它在国际自然保护领域的重要地位。

“昔何其盛今何衰?”近年来,长江流域持续干旱,洞庭湖高水季节水位较往年同期降低近5米之多。入冬以来,洞庭湖水位提前一个月回落,大面积的洲滩裸露,为越冬水鸟提供栖息场所的浅水湖盆迅速枯竭,鱼虾和底栖动物螺蚌死亡,苔草滩涂也提前干枯,雁类特别是国际濒危物种小白额雁的食源地急剧减少,水鸟的越冬栖息地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如何积极面对并克服自然与人为两大因素的阻碍,成了许多人关注的话题。一份《关于加强东洞庭湖湿地保护的建议》,在市政协六届一次会议被列为“一号提案”,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亦被列为重点提案。大旱之年又逢罕见的大雪冰冻,2月2日“世界湿地日”前夕,我们走进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看到万鸟翔集、湖平岸阔的景致,我们仿佛又听到了母亲湖的呼唤。

◆东洞庭湖湿地保护开始步入良性循环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对湿地造成危害的人为因素主要有六个方面的因素:围垦填地的直接侵占、破坏;乱挖滥伐水土流失;工业废水、生活垃圾及污水的污染;普遍使用的化肥、农药随地经流汇入江河湖泊;水工建设,特别是拦河筑坝改变了水文生态;对湿地资源不合理的开发利用。

1998年特大洪灾过后,国家采取一系列重大措施,加大了对洞庭湖综合治理的力度,给东洞庭湖湿地保护带来了希望。东洞庭湖湿地资源的保护与利用,开始步入良性循环。

2000年9月开始实施退田还湖、平垸行洪的“4350”工程,计划到2010年使洞庭湖面积恢复到1950年前的4350平方公里。从实施结果来看,现有天然湖泊面积2625平方公里,蓄洪堤垸和单退堤垸高水还湖扩大湖泊面积1343平方公里,总共3968平方公里。还有两、三年时间,可望实现预期目标。

2007年初,洞庭湖畔拉开了污染整治攻坚战的序幕,共有234家造纸污染企业被关停,每年减少直排污水近亿吨,洞庭湖水质由局部五类和劣五类转至地表水三类标准。2008年1月1日开始,湖南省又启动了湘江水污染全面治理工作。

长江和洞庭湖连续六年春季禁渔,洞庭湖渔业资源稳步回升。禁渔之后,洞庭湖鱼多了、鱼大了,难得见到的白鲢、草鱼也有捕了。去年攒了一万多元的六门闸渔民张岳喜笑颜开地说:“过去讲,鱼死不闭眼,只有吃没有攒;现在的说法,鱼死眼睁开,捞鱼的发大财。”

核心区实行封闭管理成效显著。2006年5月,《岳阳市人民政府关于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大小西湖及壕沟实施封闭管理的通告》正式发布,对核心区内所有水域、洲滩实行封闭管理,禁止狩猎、捕鱼、挖沙、采蒿、植树、割柳、打草、采伐等一切生产经营活动。由于在年初就没有对大、小西湖进行抽水捕捞,实施水位控制以后的大西湖、小西湖和壕沟近3万亩范围内水草长势良好,成为鱼类和水鸟难得的越冬地。

◆为了母亲湖的健康

洞庭湖作为母亲湖,是人类与自然界各类物种共同的家园。东洞庭湖湿地依然面临着面积缩小、污染加重和无序开发的问题。保护好母亲湖的健康是我们每一个人应积极承担的责任。

我们欣喜地看到,刚刚结束的岳阳市六届人大一次会议,把整体谋划洞庭湖生态修复,列为建设生态文明的主要目标。

实践证明,一味强调绝对保护与放任自流随意开发,都是不切实际的。应当坚持科学发展观,确保生态优先,实现保护与利用的平衡。2007年6月,《岳阳楼--洞庭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通过专家评审,规划以多样湖泊水景和岳阳楼、屈子祠等自然与文化遗产景观为主要特征,建设成一个巨大的世界级“湖泊公园”。按照规划,岳阳楼景区、中国洞庭湖博物馆、洞庭湖国际公馆等一批重大建设项目相继开工。加强东洞庭湖湿地保护,便是这个宏伟蓝图的生态基础。

目前,洞庭湖的管理分属水利、航运、渔业、林业、环保、湖洲、血防、建设和旅游等多个部门,条块分割,职能交叉,多头管理,政令不一。应加强统一有效管理,创新湿地保护模式,尽快成立一个综合管理机构。“在鸟、鱼、水与人的平衡中,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失衡的洞庭湖!有没有一种平衡方式,来实现共同的持续发展?”位于常德市汉寿县的青山垸,作出了努力尝试。1999年,青山垸划归保护区后,开始实行封闭管理,禁止任何渔业活动。在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帮助下,青山垸的移民集体承包了这个垸子。洞庭湖第一个保护区与社区共管模式就此诞生了。移民们组成股份委员会,集体承包了青山垸的打鱼权,每年上交资源保护费,进行受保护区监督管理的渔业捕捞生产活动。村民们按照共管规定放弃了电击、迷魂阵、毒鱼等违禁捕捞方式,迅速拆除全部违禁围网,并募集到数十万元用于鱼苗投放。自从青山垸实施社区共管后,这些渔民就从湖区生态的破坏者变成了维护者,前来越冬的候鸟迅速增多,垸内记录的鸟类达60多种,数量达数万只。时隔30多年,青山湖里再一次出现万鸟齐飞的壮观景象。社区居民还按照有机鱼的生产方式进行生产,并获得有机鱼类认证,无污染,味美价优,受到市场的青睐。青山垸的社区共管探索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模式。

2002年冬,岳阳市创中国大陆之先,开始举办洞庭湖国际观鸟节,迄今已成功举办了5届。来自美国、日本、芬兰、英国、瑞典等国及国内各地的观鸟爱好者欢聚东洞庭湖,“冬季到洞庭来看鸟”开始成为一种时尚。2007年第5届国际观鸟节,岳阳市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正式命名为“中国观鸟之都”。我们可充分利用这个平台,进一步加强国际间的合作,不断提升国际观鸟节的水准。当务之急,要加强基础设施和观鸟装备建设,运用遥控观测、电子屏幕和电脑网络等现代科技手段,开发大众化的休闲观鸟项目,带动鸟类、鱼类、动植物图书、音像等相关文化产业消费,逐渐实现产业化。

“八百里洞庭美如画”,这只是离我们遥远的历史的洞庭湖吗?不是的。随着社会对湿地保护意识的普遍增强,自然与经济协调发展的模式建立,人、水、鸟、鱼和谐共处,将给未来的洞庭湖和后代绘就一幅更为美丽的画卷。